重要通知:lucaav.com,luniav.com,luddav.com,lukkav.com已经被屏蔽,启用luffav.com...
超过2年的网址,全部弃用,所有老网址已经与本站无关,已经被人抢注!找回最新地址方法在网页下方.

邻家有女初长成

更新时间:2018-09-28 07:13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如果有QQ,微信联系方式与本站无关,请勿上当受骗

找回最新地址:

1,请翻墙或者加HTTPS访问找回最新地址

2,请收藏我们的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更新啦,转移到github社区,点击过去收藏下地址发布页

3,给我们发邮件,lupotian.com@gmail.com 发送任意内容自动回复最新地址,


明正德年间民不聊生,饿浮遍地,白衣军刘六、刘七起义失败,宁王又揭竿再反,使得本就穷苦的黎民百姓更是进入水深火热之中
  河南登封「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河南知府霍庆年,私通反贼宁王……现判霍庆年凌迟处事,霍家满门抄斩……」一个瘦小的太监用他尖锐的声音读到。话说人走茶凉,更别说是人死之后,霍家上下几百口人,就这么被砍了脑袋,而最让人大开眼界的却是霍家三女之死。
  原来新任山东知府是原知府霍庆年的老对头彭一銮,这个老家伙本身就是阉人,和东厂宦官关系匪浅。最喜欢的就是收集些年轻貌美的女子回来,用各种方法折磨致死,如果不是皇帝没同意他凌迟处死霍庆年三个女儿,他早就想尽办法让这三个女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彭一銮不敢私自残杀霍庆年三个女儿,却敢杀他的小老婆,小儿媳妇等。
  他当着霍庆年和三个女儿的面剥了霍庆年五姨太和一个最疼爱的侍妾的人皮,还在没死的人身体上撒盐,最后掏出肠子,把人扔进大锅里给煮了。而霍庆年的儿媳妇,却被人慢慢的凌迟,一片一片肉被片成了骷髅。第一日,霍家满门被斩,三姐妹只是陪刑,而今日却是她们三姐妹的正刑日子,身穿白色长衣的三姐妹被推上了刑台,三姐妹个个是绝色之人,所穿白衣只是为了行走方便,其实白衣之内再无寸缕。
  「这就要被杀了吗?」老二霍静娇想着,WWW.zezelu.Com这些日子她已经麻木了,霍家四姐妹算她最有心计,大姐霍静芳最为稳重,三妹霍静宁最为活泼,而小妹霍静妮最为天真可爱。小妹喜静,又刚从南方回来所以很少有人认识,霍静娇感觉不妙的时候早已经吩咐府上的一个道人带着霍静妮提前逃走,自己全家被杀,还有个小妹独活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前几日见嫂嫂和几个姨太太被杀,被刮,被开膛,被肢解,在无尽的痛苦中惨死,开始自己很怕,后来也没什么了,也许死算是已经解脱吧。听说民家早已经开始吃人了,年轻女子常常被当畜生按斤买回杀了吃肉,没想到今日轮到了自己。
  自己要被腰斩,腰斩完事不会马上死,一定很痛,自己也一定也会和嫂嫂们一样没命的惨叫。
  「时辰到,行刑!」这次监斩太监说道。正值初夏,彭一銮正在远处的凉亭纳凉,虽阉人不能行房事,但是彭一銮还是娶了几房姨太太,这是正有两个妙龄女子在给他揉着双腿。「啪,一个令牌掉到了地上。」老大霍静芳被押到两个立起来的木柱中间,有四个绳子绑住她的四肢,木柱深深的插在地下。
  木柱上下分别有四个滑轮,滑轮这边绑着霍静芳的四肢,那边则是有四个官兵拉着绳子让霍静芳四肢伸展,大字型的立在那里。「撕拉」「撕拉」「撕拉」三声衣服破碎的声音,三个姑娘身上仅有的一套白色长衫也被撕去。「哇!」「哇!」台下嘘声一片,这三个女孩子长得真是百里挑一,各有韵味,虽说现在兵荒马乱,不过美女还是比较受人欢迎的。
  一些年轻男子已经开始抚摸自己下边之物,一些女子也羞红着双脸,对照着这三个美丽胴体看看自己有没有人家漂亮。两行热泪从老三霍静宁精致的脸庞上留了下来,父亲其实不过是收了宁王点好处,现在广场谁没个礼尚往来,可是谁知道宁王会反,有人在此大作文章,让霍家满门被斩,父亲、七娘、嫂嫂,被那么残忍的杀死,霍家上下身首异处,挂与城头。
  三姐妹,三种一刀之刑,两个姐姐选择了腰斩和活劈,把砍头留给了自己,可是我们的尸身呢?听说会暴尸三日,然后扔到西城喂狗,看着自己完美的身躯,霍静宁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自己还是完璧之身呢。
  这时候一个身穿盔甲的大汉走到了台上,看看三个秀色可餐的美女:「哈哈,可惜,可惜啊,老霍也真是的,和什么反贼造反啊,自己被刮了,全家被杀,这三个小娘子,哎,啧啧,多标志啊,妳叫什么名字啊,本将军刀下不留无名之鬼。」这大汉原来是河南一个偏将,因为刀法惊人,彭一銮特意把他请来活劈老大霍静芳。看着大汉用一对色迷迷的眼睛,还有那蒲扇一样的大黑手在抚摸自己的胸部,霍静芳身子一颤,彭一銮虽然对霍家恨之入骨,但是却不敢让人淫略三姐妹,毕竟霍家世代为官,还是有些朋党的。
  三姐妹均为近过男色,霍静芳想躲却觉得那大手抚摸自己的身体确实无比舒服,她紧咬着嘴唇:「小女子霍静芳,还请军爷给……给……给静芳一个痛快。」「哈哈,好,好,霍小姐美丽无比,今天能送小姐上路也是我令东三生有幸了,哈哈,哈哈哈。」这个叫令东的副将手顺着霍静芳光滑的小腹向下,摸了下那鲜嫩还无人拆摘的小蜜穴,看看那两条修长美腿,和那双粉红色小脚。令东摇摇头,手中大刀往地上一戳,大刀嗡嗡的立在那里。
  霍静芳看着这把关公大刀,大刀精钢打造,黑中带亮,这大刀一会就从我的下边一直劈到脖子吗?上次父亲杀的那个女贼,被人劈了十几刀才劈到脖子,身子都劈烂了,内脏也都剁碎,今天终于轮到自己,虽然长这么大,也见到过杀人,行刑。但现在自己也面临一样的场面,就有如置于冰库之中。
  这时候令东的盔甲已经脱掉,只穿一个长短裤,满前胸的黑毛,更添了几分野性。「时辰到,先斩罪女霍静芳!」监斩太监尖利的声音说道。「呸呸,霍小姐,令某送妳上路,放心,令某大刀劈来过不知道多少人,妳这柔嫩的身体,我保证一下劈到妳的脖子。」令东向手上吐了下口水,然后拿起大刀说道。「那就多谢军爷了,静宁、静娇,不用怕,姐姐先走一步,来吧军爷。」霍静芳闭上了双眼,等着自己被活活劈开。「好!」令东说道,向两边士兵使了下眼色,四个官兵用力一拉,霍静芳身体直接被拉的离了地面,四肢绷得笔直,那粉红色的羞处也露在了大家面前。台下又是一阵嘘声,有些年轻男子下身已经湿了。令东把关公大刀轻转,刀刃向上,对着霍静芳的胯部比划了一下。
  霍静芳感觉到一阵凉气从下身传来,那个地方连姐妹间洗澡都不敢多看,没想到今日却要被人活活劈开,霍静芳忍不住还是慢慢睁开了眼睛。令东把长刀向后一托,立了个架势,对着霍静芳一笑,然后大刀带着劲风向着霍静芳的胯部砍去!
  「啊!」「不要!」「姐姐!」三姐妹同时惊叫,霍静芳看到大刀真的劈来,确实也很害怕,小腹本能一缩,她也想躲,但是四肢被拉的紧紧的,怎么可能躲开。「啊!」一声惨烈的尖叫随着一声让人牙酸的金属切开肉和骨头的声音戛然而止。「咳咳!」霍静芳瞪着大大的双眼,口鼻出血,舌头外伸,她低头看看,大刀已经到了自己的脖子,自己纤细的脖子也被劈开,在向上一点点就会切开自己的下吧,不得不说这令东好刀法。
  「好!」「好!」台下也想起一阵叫好声。「呼」令东收了刀,他满身是血,脸上还有一小节带着黄色脂肪的肠头,令东抹去脸上的鲜血,居然把那节带着脂肪的肠头放进口中,慢慢咀嚼起来。前方战士吃人是正常事,特别是战败一方的女性,往往会悲惨的成为胜利者的泄欲工具和腹中之餐。
  「哗啦」花花绿绿,油油腻腻,大肠小肠盘绕着从霍静芳的身体中掉了出来,地上满是鲜血和肠子,霍静芳的子宫也被劈开,只是因为还与身体有丝丝链接,悠悠挂在那里。「姐姐」「姐姐」霍静宁和霍静娇被人按在地上悲切的哭着,看着自己的姐姐被劈,而下一个就是她们。
  「好!好刀法……」「好!」台下又是一片欢呼,如此完美的身体被这一刀切开,确实极其罕见。
  霍静芳嘴巴张了张,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话来,美丽的瞳孔也慢慢放大,四肢剧烈的抽搐了两下,双脚慢慢绷直,双手想抓住什么,最后脑袋一歪,香消玉殒了。刀子从她的下身一路切上来,切来美丽圆润的小屁股,切开脊椎、胸骨,随着霍静芳最后的抽搐,又有和腹部微微有些链接的肠子留下,这时候她的心、肝、肺、胃、肠子、脂肪等等混着鲜血一股脑堆在刑台上。
  阵阵血腥和内脏气息扑来,令东倒是不在乎这些,看着已经咽了气的霍婷芳:「可惜了这个大美人了。」这时候早有人拿上白色毛巾,他用毛巾擦去长刀上的鲜血,然后又擦擦身上的鲜血,便下了刑台。两个官兵上来,一个慢慢用短刀割断了薛静芳的脑袋。
  薛静芳的脖子还有体温,柔若无骨,加上这官兵显然是经常干这种活,几下薛静芳美丽的人头就摘了下来,被扔到一个大号竹筐中。而另外一个官兵则是把地上的内脏慢慢的捧进同一个大号竹筐。花花绿绿的肠子,黄色的脂肪,红色的肺子等等慢慢的盖上了霍静芳满是恐惧的脸颊。她的眼睛一直圆睁,不知道能不能看到自己的内脏就这么被扔进竹筐中,最后连链接在身体上的部分内脏,如腰子,子宫等等也都切断炼接,扔进竹筐中。
  一切结束,绑住她四肢的四条绳子也被解开,两瓣身体里边已经空了,两条修长美腿还是那么美丽,本就纤细的小腰,更加纤细,柔软,只是轻轻从腰部一折,半个身体的膝盖就碰到了乳房。女孩的两瓣尸身就这么一折居然直接被扔进竹筐,抬到一边。有人撤去两个柱子,拿上来一个暗红色的大木墩,大木墩上边散发出阵阵恶臭和血腥之气,老二霍静娇知道到自己了。
  「好了,好了,罪女,霍静芳已经伏法,下边带上罪女霍静娇……腰斩!」监斩太监喊道。「二姐!」霍静宁哭道,看看竹筐中已经是两瓣肉与内脏的大姐,霍静宁欲哭无泪。「没事的,三妹,一下就好了。」霍静娇对着霍静宁一笑。
  两个官兵已经把她驾到台子中间,那个霍静芳被杀的地方。霍[dagalu??dahalu.com]静娇身上一丝不挂,走路时候两个乳房还不停的颤抖,虽然从被抓后她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这么一丝不挂的面对男人了,霍静娇还是满脸绯红,她赤着双脚,脚下满是鲜血,这是姐姐的鲜血,木墩就放在那鲜血之中。
  「跪下,把妳肚子放到木墩上,妳想我从妳的上腹,下腹,或者中间剁开妳,就把那部分放到木墩的中间即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来一个憨厚的男子说道,男子手中是一个鬼头大刀。「……」霍静娇最后跪在那里,把自己腹部放在了木墩上,木墩上满是血迹,不知道斩了不少人,雪白柔软的腹部和黑红色的血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霍静娇还是把身体向前挪了挪,她想让大刀从自己肚脐上边切下来,切开肚脐,她感觉这样会减少自己的痛苦。 - 霍静娇白皙的双手紧紧抱住木墩,她感觉这样能减少恐惧和痛苦,身子在不停的哆嗦,那憨厚的大汉看着高高翘起的小屁股一笑,想着这个屁股如果切回家一定很好吃,可是上司不让,说这三个女匪尸身必须暴尸三日,可[dacilu??COM]惜三日后这肉也没法吃了。大汉把刀刃对着姑娘的小腰。
  「嘿!」「咔嚓」腰斩要比霍静芳的活劈简单的多了,霍静娇感觉背部好像被重物一击,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实的感受,她清楚的感受到了大刀切开自己的后背,切开肚子,甚至切开每一根肠子,最后切开了自己美丽的肚脐,只是一瞬间,却像是过了很久。一阵凉风进了腹腔。
  「嗯!啊!」惨叫,霍静娇的下身双腿乱蹬,上身却在不停的打滚,肠子流了出来。霍静娇虽然有心里准备,但是还是低估了腰斩的痛苦,她痛得面部都扭曲了。两个官兵把她的下身扔进装着霍静芳的竹筐,然后抬着霍静娇的上身,也扔了进去。
  「呜呜……杀了我,杀了我!」霍静娇双手胡乱的抓着,肠子拖到了筐外,但是没人理她,鲜血从筐缝中不断流出,也不知道是霍静芳的,还是霍静娇的,霍静娇的下身已经没了反应,上身却想从框中爬出,让人给个痛快,但是马上又会一直被官靴把她踢回框中。
  「姐姐,姐姐,不,别动我,我不想死,你们这些狗官,不……」霍静宁听着二姐的惨叫,还是被人拉到了木墩跟前,地上和木墩上满是鲜血甚至粪便。「啪」霍静宁的脑袋被按在了木墩上,鲜血、粪便弄了她一脸。「好啦,好啦,咱家这点事总算快办完了,来啊,罪女霍静娇已经伏法,斩首罪女霍静宁。」「不要啊,我才十七岁啊!」霍静宁越哭越害怕,小腰乱扭,小屁股一晃一晃的,私处早已经一览无视,台下的年轻男子们更是泄的一塌糊涂。有人把她的长发向前笼着,露出雪白纤细的小脖子,刽子手是最爱剁这种脖子了,一刀就断。
  「果然是个好脖子!嘿嘿,别叫了,小娘们,我送妳去见阎王。」「咔嚓」那白皙的小脖子应声而断,霍静宁的小脑袋已经被一个官兵拎了起来,嘴巴微张,满脸是血,眼泪汪汪,让人看了就有种无比怜爱的感觉。她弱小的身子从脖子那不断的向外喷血,身子先是颤抖着蜷缩在一起,然后伸展开,双腿乱蹬,腹部不停的起伏,好像想呼吸,但是呼吸不到。
  「好啦,好啦,砍也砍了,剁也剁了,劈也劈了,赶紧勾起来,咱家要回去休息了。」监斩的吴太监说道。而远处的彭一銮也满意的离开了。这时候几个官兵把大竹筐和霍静宁的身体、头颅弄到了刑台边上的几个木杆那里,每个木杆上边都有两、三道长绳,长绳一边是铁钩,木杆顶端有滑轮,可以把铁钩上挂着的东西升到杆顶。
  「噗哧。」大铁钩足足有两个拇指那么粗,从霍静宁的会阴插进去,一丝鲜血流出来,这是霍静宁的处女之血,也许她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死后被如此破处,钢钩从未经人事的阴道穿过,捅破子宫,从霍静宁的肚脐下边一点点出来。「拉!」串好钩子,官兵喊道。另外有人,咯吱咯吱的把霍静宁无头的尸身拉了起来,她两腿分开,身子一晃一晃的向上升起,鲜血还在不停的往下流,弄的官兵一身是血,钩子钩进蜜穴,笔直的绳子从那里出来让人有种怪怪的感觉。
  然后又有人用钩子把她的人头从下颚穿入,从口中穿出,钩子锈迹斑斑,实在与这可爱美丽的面颊不为协调。钩子带着血迹从霍静宁的小嘴中出来,舌头被推着,长长的伸在外边,让不少男人有着无限遐想,最后这颗美人头,还是被挂了起来。霍静娇的下身也是如霍静宁一样,被从会阴穿入,从下腹穿出,也两腿分开慢慢升起,只是断开的腰部挂着肠子、脂肪之类,不时还会有不知道是粪便还是鲜血的东西落下。
  霍静娇上身是直接从她右边乳房根部穿过,这时候的霍静娇还有意识,只是已经没力气叫出来来,任由官兵摆弄自己的身体,然后慢慢的和升旗一样升到杆顶。
  霍静芳的身体已经被劈做两瓣,铁钩洞穿她的大腿根部,然后把两瓣身体挂起,头颅也是从下颚穿入从口中穿出,舌头同样外伸,美丽惨白的面颊让她有另外一种美感。
  最后装着内脏的大框也被掉起,又有人拿出一个小钩子穿过姑娘的乳房或者会阴,下边一个木牌,上边分别写着「罪女-霍静芳之身、罪女-霍静娇之身、罪女-霍静宁之身。」血还在从三个女子的身体上往下滴,只是有的血已经变黑,变干。
  夜色慢慢降临,大家都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广场,不但因为这三个极品美女的身体百看不厌,残杀的情节也让人热血上涌,最主要的是大家多数都饿着肚子,如果这可以分一块肉回去才是最好,可是官兵不让动,即使官兵自己也没人敢动,最后只能说,暴敛天物。
  而在这人群中,一个穿着白色斗篷的「书生」确实瘫坐在墙角,三个女人被杀,她都亲眼所见,这人便是一身男装,霍家唯一幸免的四女霍静妮,霍静妮年方16,这时候她感觉身子都不是自己了,刚才亲眼见到亲人被杀,见到姐姐惨死,现在满脑子还是那血肉分离的场景,耳中还响着姐姐的惨叫。看着木杆上晃动的一块块尸身,不久前那些分开的肉身,还是自己活蹦乱跳,可亲可爱的姐姐呢。
  「走吧,人都走了。」一个一身道衣的男子拉着霍静妮说道,霍静妮被男子拉了起来,她满面泪水,回头又看看满是鲜血在木杆上晃动的雪白的肉体。第二日一早,大批的乌鸦飞来,落在三个女子的屁股上、腿上、头上、和装内脏的框中,肠子被扯断,子宫被撕碎,一块块的内脏带着粪便被乌鸦贪婪的吞噬。霍静芳的脸颊被乌鸦琢去一块,露出了牙齿和里边的小舌头,然后舌头又被琢去,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另外两个女孩身上,雪白的胸脯被一块块的撕掉。
  「噗通!」因为霍静娇的上身是靠乳房才挂在上边,这下乳房被撕掉,上边身子噗通一声掉在地上,一群乌鸦马上追了上来,落到这个可怜女孩的身上。「去!
  去!「几个官兵赶了两下,最后乌鸦太多他们也懒得去管。一块块的肉进入乌鸦的口中,框中的内脏不久就被吃没了。被斩首的霍静宁的肚子也被掏开,乌鸦好像很喜欢吃内脏,很快霍静宁和霍静娇的肚子被掏空。
  乌鸦越来越多,开始抢夺她们身体上的肉,霍静娇的眼珠没了,霍静芳面部露出森白的骨头,又不久,三姐妹就剩下一堆白骨,连血迹都没了,没了约束的骨头,慢慢的掉到地上。几条流浪狗来的迟些,最后叼着骨头离开了,一条运气好的狗居然捡到了半个小脚,也有捡到手掌,半个耳朵什么的,不到中午,只有地上黑色的血迹证明这里原来还挂着三个美女的身体。
  半月后,河北某地,一个一身破烂衣服的少年坐在了河边,喝了一口清水后,向着一个道观走去。这个叫玉清观,这个衣衫破烂的少年正是霍静妮,同行的道士半路被马贼所杀,她按着道士的指引,想到玉清观找个安身之处,摸摸怀中那个信物还在,两天水米未进的霍静妮还是鼓足勇气走上玉清观。
  到了玉清观门前,霍静妮想去敲门,却发现观门只是虚掩,一阵阵肉香正从观众飘来。她推开关门,见七个人正围着一口破锅说着什么,这七人衣衫褴褛也是乞丐,院内破败。「请问,这是玉清观吗?」霍静妮胆怯的说道。七人一见是个瘦小的满面是泥的小乞丐,一个身材高大做中间的人说道:「进来吧,都是一路人,正好我们在炖羊肉,至少给妳口汤喝。」霍静妮自是高兴的答应,经过攀谈,几人倒是有话就说,原来道观不久前已经没了道人,七个人也是陆续来到这里,中间的男子叫应磊,力气大,又有办法弄到吃的,倒是几人的头目,霍静妮无路可走只好说愿意入伙。很快锅中的肉好了,霍静妮居然也分到一块,巴掌大小,带着肉皮,虽然有些肥肉,霍静妮已经不管这些狼吞虎咽的吃了,这可是她一月多来吃的最香的肉,主要是这一月多她也没吃过肉,又喝了些肉汤,大家就睡了。
  几人在山下镇中弄了个粥店,把一些骨头加上点碎米,在弄点树叶树根,拿出来卖,倒是有很多人来买。几人开始对她算是冷淡,但是几日后对霍静妮却是很是照顾,总算是可以吃饱了,有些肉还会多给霍静妮一点,霍静妮也对此地熟悉了许多,有时候还会去后山的一个也山泉洗澡,只是脸上还要涂上泥巴。
  两月后,镇上抓了一个女马贼,只是二十多岁,被官兵绑在树上活活开了膛,霍静妮没心情看完,也许是想起自己惨死的姐姐,或是因为自己也是个女孩子,在那女子的惨叫声中霍静妮离开了那里,应磊看着霍静妮离开,没有阻拦。霍静妮想过离开此地,可是去哪里呢,哪里都是如此。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转眼就是一月,忽然一日老大应磊让大家到粥铺后院开会,霍静妮还没到过后院,她主要管收钱和打撒粥铺破庙的卫生。后院有个大屋子,霍静妮进了屋子,一阵难闻的气味迎面扑来,屋子正中是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破桌子,不高的长桌子上黑呼呼,油腻腻的。地上一个缺了口的大木盆,大木盆中居然盛满了清水,而墙上挂着是长长短短锈迹斑斑的尖刀。「小静啊!」应磊忽然开口说道。「啊!大哥,有什么吩咐吗?」「妳叫我这么久大哥,我也就不瞒妳了,妳是女孩子我们早就知道了,留妳到现在是我一直不忍心动手,但是女的在这年月是没用处的。」应磊走到霍静妮近前轻轻抚摸着霍静妮的脑袋,最后摘下他的帽子,三千青丝一下子从霍静妮的头顶飘下。很出奇,霍静妮先是一愣,却没有反抗。 - 「谢谢几位哥哥这几月来的照顾,静妮认命,其实静妮在那日杀女马贼时,半路又偷偷回去,我知道,也许自己将来也会和她一样,被人当做食物杀了,我们吃的肉是人肉我也知道,我想过走,但是往哪里走。」说着霍静妮居然直接脱去,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看着霍静妮完美的身躯,几人同时咽了口口水,霍静妮洗澡时候他们也偷看过,只是怕发现也没敢近看,没想到这小妮子的身体如此完美。
  「先洗洗吧。」应磊先反应过来说道。霍静妮点点头,直接坐进了那个破木盆中。霍静妮也想过死,想过被杀,她有几次甚至想直接和应磊说自己是女孩,让他杀了自己吧,这种整天担心被杀,想着自己会怎么死,被什么人开膛吃掉的日子她实在是过得累。
  她看自己的姐姐被残杀的时候确实很怕,但是她却有种渴望看下去,有种姐姐死的越惨自己却会越开心的感觉,那日瘫坐在地上,不只是害怕,是自己下边也湿了几次。「应大哥,你们会在这杀我吗?」霍静妮轻轻的说道。
  「啊!啊!是,是,不是,妳要是觉得这脏我们可以不在这,小静,妳要是后悔,我,我们也……也[dahalu.dahalu.com??dahalu.dahalu.com]可以不杀妳。」应磊看着洗去污泥美丽的脸颊和那双清澈的双眼实在是不想残杀这个小女孩。「不,应哥哥,几位哥哥,我是河南人士,叫霍静妮,一会哥哥怎么对付其她女子,就怎么对付静妮吧。」霍静妮含羞说道,七个男子已经围着木盆喘着粗气了。
  「哥哥们……想要静妮吗?」「啊?想!」「想!」「那,那还等什么,难道静妮不好看。」淡淡的少女的幽香飘来,七人早已经兽性大发,把这个十六岁的小女孩抱起扔到了那黑色的长桌上。
  应磊一下把坚挺的肉棒推进了霍静妮微微分开的小穴。「啊!」一声轻吟,一丝红色的鲜血从密处流出,霍静妮的叫声几乎让几人骨头都酥了。一个大鸡巴一下插进了霍静妮的口中,虽然有阵腥臊之气,霍静妮还是用力裹着,小舌头不停的转动着。「啪啪……啪啪……」下边应磊已经开始抽动。「呜呜……」霍静妮含糊的呻吟着,用力吹着口中的大鸡巴。
  「啊!」不久应磊射了,霍静妮口中的大鸡吧也射了,然后换人,前边日完,霍静妮转过身子,把菊花也献了出来,七个男人每个人都做了三次,霍静妮满身满口都是浓浓的精液,小蜜穴和肛门也不断流出白色的液体!「静妮。」应磊不舍的说道。「动手吧大哥,静妮是个贱女人,很想被人吃,被人日,快剖来静妮的肚子吧,拿出肠子,切下静妮的乳房,剁去静妮的四肢。」霍静妮面色绯红的说道。这句话无疑是一句强心剂,最可怕的春药。「好,来我们开始,大春子,你炖小脚最好,来,静妮的小脚就交给你了。」「好嘞。」几人按住霍静妮,霍静妮知道会很痛,没有说什么。大春子拿出一把尖刀,对着霍静妮小脚后边的脚筋一挑。「啊!」一阵剧痛涌来,霍静妮身体紧绷。「迟迟,迟迟。」刀子切开脚腕的肉,血不断的流出来,霍静妮开始还忍着,最后还是发出凄惨的惨叫,她没有求饶,因为动刀了,就代表着结束。
  「嘎巴。」弄断最后一丝脚筋后,大春子直接把那小脚掰了下来,然后在霍静妮的惨叫中用同样的方法切去另外一只小脚。霍静妮已经痛得浑身是汗了,面色苍白。「小妹,如果受不来,更多精彩请关注:dahalu.dahalu.com.kekepa.dahalu.com我可以给妳个痛快。」应磊说道,被切去双脚,即使停下来也是废人了。「不……不……大哥,动手吧,很……很好,女……人就是应该被杀的,能让哥哥……们吃,我……很开心,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一点点被切开……我……很开心。」「好,大春子继续。」「好」霍静妮两双美丽的小脚被放到一边,大春子握住了她的右手,小手纤细,十指修长,在大春子的大黑手下显得更更加白皙。「咣!」大春子这次直接剁下右手,霍静妮秀美一皱,居然没有叫出来,又是一刀,另外一个小手也下来了,那小手的食指居然还在动。
  大春子弄来一小盆开水,把小手和小脚扔了进去,开水一烫,小手和小脚的手指脚趾微微收起,显得更加可爱,大春子捞出那小手小脚,用力搓去上边不多的死皮,然后用小刀在手脚上切开几个深深的刀口,倒上一些调配好的调料,然后放进一个蒸笼,拿下去蒸了。可就在这时。
  「哎呀,我说应磊啊,你又哪弄的小肥羊,也不和我说一声,刚才那叫声好诱人,怎么这会没声音啦,是不是你给弄死了啊。」说话间一个身穿官服的官兵进来,看到黑桌子上没了双脚双手面色惨白的霍静妮先是一愣,最后邪邪的笑了笑。
  「好标致的小妮子,啧啧,来哥哥陪妳玩玩。」这官兵说着就走上前去。这个官兵叫王大吊,下边东西巨大无比,据说有女的被他活活干死,应磊有很多肉就是这个王大吊分给他的。
  应磊想说什么,看霍静娇摇头,就没再说什么。王大吊迅速的脱去衣裤,那下边的大吊居然有一尺长,红红的。「噗哧」大吊捅进霍静妮的小穴。「啊!」霍静妮轻轻一叫。「叫的好淫荡,哈哈,叫的再贱点,大爷喜欢!小妮子下边,好紧,哈哈。」王大吊说着笑着,抓着霍静妮的乳房,一下把大吊全部捅了进去。霍静妮身子一挺,差点晕了过去,她感觉自己肚子都快被捅破了似的。「啊!啊!」霍静妮叫着,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舒服。
  「大声点哈哈,大声点。」「啪……啪……啪……」王大吊用力的抽动着,巨大的肉棒在那小穴中进进出出。「啊!」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把尖尖的匕首已经插进了霍静妮的膝盖骨之下,因为吃痛,阴道一缩。「啊,好,我就喜欢这种感觉,哈哈。」「刷」王大吊居然直接一旋,切下了霍静妮的右侧膝盖,霍静妮痛得眼泪横流,嘴都咬出了血丝。「看什么呢,来把这妮子的两个小腿和两个手臂给我卸下来。」王大吊说道。应磊刚开始没动,但是看看王大吊,又看看还在不停的被干的霍静妮,最后还是从墙上取了把尖刀。然后捅进霍静妮膝盖骨下边的骨缝,这种尖刀是特制的,刀身比较厚,不会因为骨头的活动弄断刀刃。
  「嘎!」的一声,纤细的小腿被切了下来。霍静妮身体一挺,惨叫一声,但是她的身体还在不停的和王大吊做着前后运动,白色的骨头从断口中露出,鲜血哗哗的流着,霍静妮的脸色更加苍白了。「我说应磊,你快点啊,再一会这小妮子死翘翘了,就没意思了,我可是不怎么喜欢奸尸的。」「嘎!嘎」「啊!」「呜啊」屋子中不时传出骨骼链接断裂的声音,和少女稚嫩的惨叫声音。人间的多困苦,生命如此卑微,倒是和地狱一般。这时候的霍静妮手臂已经被一截截的卸去,四肢只有大腿还在,王大吊怕卸去大腿人会死,这时候他还用他的大手握住霍静妮的小腰不停的干着呢。「嘿嘿,小妮子,哥哥要给妳开膛了,很过瘾的啊。哈哈!」王大吊看着意识已经开始模糊的霍静妮说道。
  他抚摸着霍静妮黑黑的阴毛,刀尖一下扎进阴毛之中的耻骨上方。
  「啊!」霍静妮感到小腹一阵剧痛,身子一挺,双眼圆睁,她知道自己的最后时刻到了,要开膛了吗?其实霍静妮一直好奇自己被切开肚子,落出那神秘的内脏会是什么感觉。「嗤嗤!」切开阴毛区域,匕首向着小腹切去,王大吊可不敢切的太深,他怕切到自己的大吊。「啊,啊!」霍静妮断断续续的呻吟中,刀子切开了小腹,切了开肚脐,很快切到了上腹。
  「啵!」那紧绷的腹部,一下就敞开了,黄色的脂肪和内脏一下涌了出来,霍静妮感觉阵阵凉风进入腹中,腹腔之内如钢针扎过,每一寸肠子都发出阵阵剧痛,惨叫已经变成了痛苦的呻吟。她艰难的低头,看见自己的肠子,原来自己的肠子和别人一样,那么一堆,带着那么多的黄色脂肪,也不知道到自己平滑的腹部是怎么装下这么多肠子和脂肪的。
  「啊!」霍静妮的阴道受痛又一次紧缩,王大吊终于射了。他把自己的手伸进霍静妮的腹腔,胡乱的搅动着,让这个少女发出更凄惨痛苦的呻吟,霍静妮感觉腹部阵阵绞痛,那大手在里边搅动,让她不时从口中吐出血沫。霍静妮意识开始模糊,也渐渐感觉不到痛了,这就是死亡吗?好凄惨,不过下辈子自己还是想做女人。
  王大吊慢慢的抓出肠子,鲜血顺着霍静妮被切开的腹部流到木桌子上,哗啦哗啦的流到地上。应磊实在不忍看霍静妮痛苦的表情,但却还是过来把她的肠子收进刚才洗澡的大木盆。女人就是泄欲的工具和食物,这是不变得事实,再美丽可爱的女孩子也是如此。
  霍静妮的腹部被掏空,王大吊居然把霍静妮的阴部带着大腿根部的肉切了下来,带着子宫又套在自己的大吊上,说这样有利于自己的大吊的生长。霍静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死了,只留下一个仰面躺在那里的白色躯干。王大吊亲自切下了她的胸部,她的胸部不是很大,但是却很自然坚挺。应磊切去了霍静妮的大腿,切断了腰部。
  腹部的肉,肥肉比较多,是做炖菜的最好原料,应磊把霍静妮腹部的肉切成一条条保存起来。这时候候小腿和霍静妮手脚的肉已经做好,大春子果然把肉炖的晶莹剔透,香气四溢。大家吃了些,就继续干活,王大吊的上司叫他,他拿了一个大腿和两个奶子走了,而大家则是霍静妮仅存的躯干肢解,慢慢切下了那个秀气的小脑袋。
  小镇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那个可爱的女孩好像根本没有存在过,只是小店的锅中,炖着的骨头代表那是一个美丽女孩身体的一部分。应磊剥去了霍静妮上身驱干的皮,切了丝,然后开水烫了,用葱花等一拌,那圆润的臀部是去了盆骨,就那么切上几刀,下边放上梅菜,做成一个极品扣肉。肥肠因为没有把霍静妮的鲜血留下,所以不能做血肠了,只是就着辣椒炒了。黄色的脂肪被炼了油放上盐储存起来。
  偶尔运气好的人或在小店吃到些爆炒腰花,炒小肠,拌肚丝之类。而霍静妮大部分身体成了应磊七人的腹中之餐。最后剩下的排骨,简直是极品中的极品,拇指粗的小细排,带着细嫩的瘦肉,几人把排骨剁成断,用那道观中的大锅在道观的前院开始炖了起来,阵阵肉香从锅中出来,几人拿着酒壶,不停的咽着口水。
  猛然道观的门被打开,一个衣衫破烂的女子进来,这女子也就双十年龄,身材修长,面如桃花。「你好,你们,我叫宁小环,我遇到马贼,逃难至此,可否在此一避!」「啊!可以啊!来,我们这正好坐着羊排骨,姑娘一起吃点。」应磊老大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