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lucaav.com,luniav.com,luddav.com,lukkav.com已经被屏蔽,启用luffav.com...
超过2年的网址,全部弃用,所有老网址已经与本站无关,已经被人抢注!找回最新地址方法在网页下方.

【穿越异世寻美记】(第一章)作者:吃人要吐骨头

更新时间:2018-09-28 07:01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如果有QQ,微信联系方式与本站无关,请勿上当受骗

找回最新地址:

1,请翻墙或者加HTTPS访问找回最新地址

2,请收藏我们的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更新啦,转移到github社区,点击过去收藏下地址发布页

3,给我们发邮件,lupotian.com@gmail.com 发送任意内容自动回复最新地址,


字数:578


  「少爷,少爷,醒醒,快起来,老爷发火了,少爷……」

  我迷迷糊糊中听到了有人的说话声,身体也被轻轻地摇动。

  我极不情愿地睁开眼,头晕脑胀的,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电视剧里古装打扮的下人模样的大概十来岁的小屁孩。

  我呆呆地看了他几眼,用力地摇了摇头,再看向他,怎么还没消失?「少爷,你没事吧,快起来吧,老爷都发火了,你再不去就惨了。」

  那小屁孩见我行为古怪,有些担心地说道。

  他的动作神情、语气口吻实在是和真人一模一样,我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伸出手去在他的脸上捏了捏,「哎呀,少爷,你干嘛呀,打我干什么?」,活的!
  一瞬间我的大脑已经不能思考了,完全是一片空白,猛然往自己脸上左右打了两巴掌,火辣辣地疼。

  「少爷,你可别吓我,你不是昨晚被人打坏脑袋了吧,你别吓我呀。」
  那小屁孩急忙拉住了我的手,吓得都快哭出来了。

  「大哥,你是不是在耍我呀,你们是不是在拍古装戏啊,我胆子小,你千万别玩我啊。」

  我现在不用看也知道自己完全是一副真的要哭出来的表情。

  「少爷,你就别再戏耍小六了,再不去,奴才的屁股就要开花了,你要真的被打坏了,我,我就是死都不够啊。」

  小六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眼泪就从眶内流了出来。

  「你真的不是在耍我!我现在在哪里?」

  「您在家里呀,这就是您的房间. 」

  「家里!我的房间. 」

  我细细地环顾四周,宽大明亮的房间,看着那一排排的古代桌椅,花草盆景,书画字帖,门窗摆设,完全就和古装戏里的场景一模一样。

  「我问你这是哪里,现在是什么年代?」

  我想到一个关键点,疾声问道。

  「少爷,您在说什么胡话那,连自己家在哪里都不记得了。」

  「废话少说,快回答我!」

  「哦哦!这里是越昌城的金林大街,什么年代是什么意思?」

  「你怎么这么笨那!就是,就是现在的皇帝是谁?」

  我都快要被这个叫小六的呆奴才气炸了。

  「原来是这个意思,现在当然是大陈王朝武德皇帝的天下了。」

  小六诚惶诚恐地说道。

  「大陈王朝?武德皇帝?这都是什么啊!」

  我平时虽然不爱学习,但唯独在历史课上特别认真,笔记都写满了书本,原因是上课的历史老师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女生,还长的特别漂亮,和我们学校那些阿姨大妈简直没法比,说话软绵绵的打扮的又很时尚,私底下一个死党告诉我,他经常拿历史老师当手淫对象,射的时候超爽的,这我明白的,因为我也这样做过.

  当我还在脑海搜寻着历史上是否有大陈王朝这个朝代的时候,屋外响起了一道喝骂声,声若惊雷。

  「混账东西,老子叫你出来,还要三催四请的吗?」

  听到声音,小六吓得脸色苍白,惊慌道,「少爷快起来,老爷来了!」
  当我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房门被重重地踢了开,气呼呼地走进一个魁梧中年男子来,怒容满面,双眼快要喷出火来,直直地瞪着我。

  那男子大声骂道,「小兔崽子!还不给老子滚起来!是不是你老子找你还要过来请啊!许汜!」

  妈的,敢这样骂你爷爷,老子在学校那个敢这样跟我说话,正当我准备下床给他点颜色看看的时候,门外急急忙忙地跑进了一个岁数略大的大叔,应该是管家一类的,衣服比小六的要精致些。

  「来了,老爷有什么吩咐。」

  那许汜站在一旁恭敬地说道,「给我拿『家法』来。

  」

  魁梧男子气急败坏地说道,「这……是,老爷。」

  许汜略微犹豫了一下,摄于『老爷』的威武还是遵从了他的命令,又跑了出去。

  「你现在长本事了!不去好好上学,跑到窑子里和人争风吃醋!一个怂球东西,还被人打了,别说是我林义海的儿子,我丢不起这个人!」

  那魁梧男子在那许汜拿『家法』的空档,指着我破口大骂.

  我听了他的话,似乎是明白了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首先我肯定是遇到绝大部分人梦寐以求的机遇——穿越,这个完全只存在于YY小说和哆啦A梦的科幻世界里才有的奇遇竟然让我碰上了,但我是怎么也想不出自己怎么就能『穿越』了的。

  再有就是,还好我的投胎技巧不错,看样子应该是投胎到了一个富贵之家,还是一个大少爷,金钱、美女、权力,白色的明天,都在等着我那,哈哈哈。
  最后重要的是,看样子这个高大的男人应该就是我在这个世界的便宜老爸了,看他的样子脾气不太好,而且,重点是——许汜回来了。

  「老爷,『家法』拿来了。

  」

  「嗯。」

 只见许汜双手恭恭敬敬地捧着一个比成年人手臂还要粗的好多根藤条捆绑在
  一起的超粗超大的大藤条,妈呀!不是吧,这就是那个『家法』,这老东西不是要拿这东西来教育我吧,光是看到那个大藤条的时候我背后就被冷汗湿了一片,一直低着头站在床旁边的小六似乎也见过这东西,竟然手脚发抖个不止,不知道是不是也受过『家法』。

  那自称是我老子的林义海将藤条拿过,在自己手中轻轻地拍打了几下,脸上现出一种阴险可怕的笑容,让我毛骨悚然,「哼,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几天功夫没管你,你都忘了自己姓什么了吧,小兔崽子,不打你一顿怕你是长不了记性的。」
  便宜『老爹』挥舞着藤条一步步地朝我走了过来,一旁的小六竟然吓得双腿一软跪了下来,他妈的!想打老子,就算你是我爸都不行。

  跳下床来,才发现自己那一米八的身高竟然一下缩水,在林义海这『老爹』面前就是一只小鸡仔一样,擡着头看着这虎背熊腰的老爹,我终于知道小六为什么跪下来了,因为我现在的腿也有些软了。

  在这种面对面的近距离下老爹的气势更加摄人,他大声道,「还能下床来,不错,总算没那么不经打,刚刚我还想着怕把你打坏了,这下我就可以放心的结结实实地打你一顿了。」

  我靠!这个『老爹』绝对是心理变态啊,就那根粗藤条不把我打死才怪。
  「你就不怕把我打死了,你没人送终. 」

  这可不是闹着玩,看『老爹』这架势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我怕我再不开口说话以后就再没机会说话了。

  老爹听完哈哈一笑,「兔崽子,还跟我来这一套,少了你这个孽障东西,我们林家也就不用再这么丢人现眼了,老子身体好着那,再生一个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虎毒还不食子那,我这投胎到这户人家现在也说不清是福是祸了。

  我自然是不能坐以待毙,正当我想脚底抹油往门外跑时,屋外又响起了一道女性的怒吼声,「林义海,你个天杀的老东西,你敢动琥儿一根头发试试!你个老东西是不是想打死了他,好和外面的狐狸精再生一个!」

  凭着这么多年看YY小说的经验,我一猜就知道,我的救星到了,再看林义海这老王八蛋的脸色简直和刚才判若两人,那模样就像是我考了零鸭蛋回家后见父母一样。

  只是过了几秒,门外就急匆匆地走进一个妇人,看样子顶多是三十多岁,面容姣好,身材丰腴,一身华丽的服饰,头上插着好几只不同的珍珠簪子,气呼呼地瞪着林义海。

  这真是大快人心啊,情势完全逆转,刚才还一副对我要打要杀的林义海在这夫人面前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低眉顺眼的。

  『老爹』脸上勉强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夫人,你这是说哪里话,我这只是吓唬吓唬他罢了,哪里会真的打他。」

  我心中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你大爷的,刚才那样子怎么看也不是要吓唬我吧。

  夫人瞪了『老爹』一眼开口说道,「我要是迟来片刻,恐怕就不是吓唬了吧,你还想再生一个,你胆子不小啊,告诉你外面的那些骚狐狸,就是他们给你生了十个八个儿子孙子,也休想进我林家大门一步!」

  听着夫人的训话,林义海只是在一旁不住地陪笑。

  我心中窃笑不已,原来这和老虎一样威猛的『老爹』也是一个妻管严啊,真是一物降一物,我都差点要给那位主持正义的夫人跪下了,咦!不是她就是我的便宜『妈妈』吧。

  教训完林义海后那夫人再不去看他,转过头来慈爱地看着我,抚摸着我的脸庞说道,「琥儿,你觉得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你都吓死娘了,给人打成那样,还以为,还以为……」

  原来还真是我妈妈,妈妈说道后面忍不住地哭了起来。

  我连忙安慰道,「娘,我没事,我这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不是,就是刚才给爹吓了一下,好像心髒有点不太顺畅。」

  说着,我开始装模做样地皱着眉头往胸口摸了摸,妈的!刚才不是要打小爷我吗?这回看你死不死。

  在场的人除了我和我『妈妈』以外估计都吓傻了,没想到我竟然还敢往这一家之主身上倒打一耙,『老爹』一副要吃人的表情瞪着我,估计要是『妈妈』不在,我这命报不保得住不知道,屁股是肯定要开花了。

  「林义海!你看看,你把琥儿都吓出毛病来了,我,我不活了,我现在就带着琥儿回娘家去,往后,你要娶几个狐狸精就娶几个,我们娘俩和你再没关系。」
  「夫人,你这是说哪里话,我错了,是我的错,要打,嘿,咱们有话好好说嘛,你这一回去教我可怎么办啊。」

  林义海见夫人神情激动,赶忙出声阻拦,但这屋子里还有许汜和小六这两个下人在,他也要顾及到自己这一家之主的威严。

  「娘,我好像没什么大碍了,不关爹的事,可能是我身体还没康複. 」
  见到场面略有些紧张,我及时地出声劝止,万一妈妈不是开玩笑真跑回娘家去了,我可怎么办,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嘛,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跟着妈妈回到了娘家恐怕我的大少爷的好日子也到头了,再要是妈妈真和这混蛋老爹离了婚,再给我找一后爸,那我可就惨了,顾及到往后的美好日子能不能继续,我就帮这老贼一把好了。

  「你这孩子,有事没事自己不知道吗?好好在床上躺着吧,晚饭我让下人给你送过来。」

  估计刚才妈妈也是吓唬吓唬老爹的,但话说出口了又不好回头,我这一下就给了她台阶下。

  转过头又对着老爹说道,「行了,我们都出去吧,别妨碍琥儿休息了。」
  老爹临走的时候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那眼神我瞬间就明白了,好好养伤,回头再收拾你!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我的脑袋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没有YY小说里对前尘往事的记忆可以追溯,但凭着刚才的一番闹剧,我想我也是大概理清了思路。

  我现在穿越『附身』的这个人应该是林家的少爷林琥,估计也是一个败家二世祖,成天不学习光想着女人了,刚才照过镜子,看我现在这身材估计也就十二三岁,想起了老师说的,古代人都是很早就结婚的,十四五岁就当爹的很正常,这也难怪『他』会去逛窑子了,估计是在窑子里和别的人争风吃醋起来,又打不过别人被胖揍了一顿,听刚才妈妈说的话貌似伤的还不轻,我猜测极大的可能就是在那时候我附体到了他身上,也许那时候这个正牌的『林琥』就已经死了,而我才能附到他身上来。

  那林家一家老小应该感谢我才是,要不是这个家还不得翻天了。

  可我是怎么就发生穿越了,契机是什么那?这一点我是怎么也想不通。
  地球上的爸爸、妈妈,别了,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我会想你们的,此刻我对于原本的父母、家庭一点也不关心、也不在意,因为我在地球上的那个家根本不能说是一个家。

  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和别的男人跑了,对她我根本没什么记忆,爸爸从此一蹶不振,好酒烂赌,把爷爷都给气死了,奶奶也在我小学的时候过世了,家里的亲戚都躲着我们,我每天放学后都在外面游荡,在学校里就欺负同学,可以说和一个社会青年没什么两样,要不是一个姑姑看我可怜出钱让我读书,我想我不是横死街头就是在蹲班房了。

  这么一路想着过往的种种经历,不知不觉就天黑了,正当我要起床点灯的时候,才想起我现在可是林家大少爷,这点小事还需要我动手,「来人那,来人!」
  我大声地喊叫了几句却是半个鬼影都没有,气死我了,这帮狗奴才都跑哪去了,看我起来不扒了他们的皮。

  正当我气呼呼地要起床叫人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一个婢女拿着烛台走了进来,一下把房间照的通亮。

  「少爷,你起床了,晚饭已经准备好了,都拿进来。」

  她对着外面喊了一句,一时间年轻漂亮的婢女鱼贯而入,看的我整个眼花缭乱的,我的天那!老子这是要艳福齐天了,以后不是想让那个侍寝就让哪个侍寝,来个双飞就更爽了,终于可以摆脱我的童子身了。

  我的一双眼睛不停地在这群婢女身上来回打量着,发现还是刚一开始进来的那个长的最标致了,我的处子之身要是交个了她也不算亏了。

  当我脑袋在幻想着往后的后宫生活的时候,她们已经把菜肴摆放整齐了,可我这时的心思哪里还在吃饭上全都在『繁荣后代』身上了。

  当婢女们摆放完菜肴后又像退潮般全都退了出去,只留下刚第一个进来的婢女。

  只听她轻声地说道,「少爷,该吃饭了。」

  她的声音温软沁人,有些像电视剧里的台湾女生说话的声音。

  我快速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笑嘻嘻地走了过去,「好好好,不知道姐姐怎么称呼啊。」

  这还是第一次有女生会主动对我说话,以往在学校大家都知道我是混混流氓都不愿意和我走近,这还是第一次有这么漂亮的女生肯和我说话,还是这么温柔。
  「咦!少爷别再戏耍奴婢了。」

  那丫鬟有些厌恶地说道,「额,我前几天被,那个,受了伤,记性不大好了,都忘了好多人的名字了,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那丫鬟看了看我想了想才说道,「奴婢换做雅儿,是夫人的贴身丫鬟,这次是夫人专门派我来伺候少爷的,少爷清楚了吧。」

  雅儿一口气将自己的由来说了个一清二楚,我从她的语气中明显地听出了不耐烦,难道我这个少爷在家里这么没有威信吗?『老子』拿着手臂粗的藤条要打我,丫鬟下人给我脸色看,他大爷的,究竟我是少爷还是他们是少爷。

  我听着雅儿的态度心中有气,老子好歹穿越过来当了少爷,你们这帮贱婢奴才还敢给我脸色看,「哼,是雅儿是吧,来,坐下,陪本少爷一起吃。」

  我故意为难道,本来是想让她喝酒的,没想到压根就没有给我送酒过来。
  「少爷自重,雅儿只是夫人身边的一个丫鬟,不敢坐下和少爷共食。」
  雅儿淡淡地说道。

  大爷的!还敢搬出我妈来压我,「我让你吃你就吃!我的话是不是不管用了!」
  说着,我就抓着她的手硬拉着她坐下,小丫头还挺有劲的,推着我往后躲硬是不坐下,拉拉扯扯之间,我的手不小心触碰到了她的胸口,软软绵绵的富有弹性,这可是我第一次摸女孩的胸部,这种感受太美妙了,浑身上下像被电击了一样,色心大起的我再次伸手过去想再抓一把,谁想到一个巴掌就甩到我脸上,把我都打懵了,雅儿趁着这个时候捂着嘴巴哭着跑了出去。

  丫鬟打少爷,YY小说里哪里有这一出,「有意思,够辣,我喜欢. 」
  越是不容易得到的才是最好的,看我把你压在身下的时候你还不求饶,我望着雅儿的翘臀邪恶地笑了笑。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